在这个以名次为重的时代,大学排名竟是个笑话?

在这个以名次为重的时代,大学排名竟是个笑话?

周,在我看了U.S. News & World Report最佳大学排名之后,我大概了解到大学排名是有多可笑。事实上,这些排名根本不值得让高中毕业生担惊受怕,也不值得让他们视排名如圣旨的父母整整几个月心烦意乱。


我本来在为专栏写一篇关于退伍军人进顶尖大学录取率的文章,查资料的时候碰巧看到US News 居然有一个“最受退伍军人欢迎的大学排名。结果我被瞎掰的排名吓到了。这个排名跟最佳大学的排名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学校,同样的排名顺序,除了一小部分不给退伍军人提供福利的著名大学。


这份排名根本没有考虑到参选学校一共有几个退伍军人的学生,也不考虑退伍军人能从学校享受多少福利。无非是在照搬最佳大学的排名,兜售这些学校的营销策略。怪不得很多大学的校长、教务长和招生办主任,明明对排名嗤之以鼻,却又大张旗鼓地宣传自己学校的排名


这些荒诞的排名不关注公立大学的准入门槛和某些小众私立大学特有的教育理念等因素,误导大家相信,那些最有钱的、录取率最低的大学才是获取优质高等教育的捷径。




就在这个月,我去参观了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时值学校建校50周年,在学校中心的星巴克,我遇见了一名电影专业的大四学生。和其他的学电影的学生一样,心中藏着一个好莱坞梦,但是和别人不同的是,他离自己的梦想比一般人更近些,毕竟人家大二时自编自导的一个小短片就被邀参加戛纳电影节了。


随后我与著名的数学教授曼尼尔·苏瑞Manil Suri聊了聊。他还是一位公开出柜的著名作家,在他的出生地印度发行了热销的系列小说,并长期给时代周刊执笔。和本科生的交流远不止算术那么简单。


学校的艺术中心两年前刚建成,配有一个极其奢华的音乐厅,和一个工艺精湛的剧院,令人惊叹。在那儿,我拜访了迈克尔·萨摩斯(Michael Summers)。 这位生物化学家是研究反转录病毒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方面的先驱。他说,尽管有别的学校想把他挖走,但是,由于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致力于为美国黑人本科生提供STEM专业领域无可匹敌的研究生和博士教育,他选择了一直留在这里。


萨摩斯告诉我:我们在做的事情独一无二我想起一年前另一个记者聊天,他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在大学校园里看见一群黑人学生,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哦,他们是一支篮球队’;但在这里,你会想‘哦,对面走来的是个化学荣誉俱乐部的成员,或者是象棋队。这里面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获得了近13年以来共6次全国大学生象棋比赛的冠军。但是萨摩斯的话让我想起了其他事情:1988年,学校启动了梅耶霍夫奖学金项目,目的是为了改变STEM专业领域少数民族裔太少的状况,为优秀的黑人学生提供丰富的经济资助和额外的辅导。超过1100个来自各族裔的学生从这个项目中获益,后来都取得了非凡的事业成就。




萨摩斯和我还聊到一个我们都认识的研究生,艾萨克·金迪Isaac Kinde这名学生曾为了上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而拒了斯坦福。他最近刚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拿到了医学学士和博士的双学位,加入了一家刚启动的生物科技公司。


有四个曾经的梅耶霍夫学者现在在杜克大学的医学院教书,包括达蒙·特维迪( Damon Tweedy)。他写的《穿着白大褂的黑人:一位医者对种族和医学的思考》(“Black Man in a White Coat: A Doctor’s Reflections on Race and Medicine”)曾获2015年最佳畅销书。


Tweedy当年也是在杜克学的医学。他告诉我,虽然他的同学都来自比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的录取率更低的学校,别人家里也都比他有钱,但他在医学院第一年最艰难的理科基础课上,他一排在前20%。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学业上的支持,还让他感觉到不仅仅是个人成就的责任感。


他说,在他做决定之前,好几个常春藤盟校都想篮球特长生的身份录取他但考虑到自己在科学方面的资质,他还是选择了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


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四分之一的本科生都享有对低收入家庭提供的联邦佩尔助学金。其中45%是白人,18%的亚裔和16%的非裔。


在学生食堂的天花板上,挂着100多面世界各国国旗。学校的留学生们就来自这些国家。我和学校校长弗里曼·赫拉博斯基(Freeman Hrabowski)一块走着,他说学校的目的是为了“维系学生与自己不同的人和不同生活方式下成长的伙伴的交流。在这里的每一张桌子旁,都坐着不同种族的年轻男女学生,他们一起吃东西、学习或交流。我都数不清这儿有来自多少种族的学生。




尽管批判最佳排名的声音有很多,但种族多样性,社会经济地位或其他因素依旧不怎么占US News 排名的比例。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的录取率近60%,在全美排名不过159。


影响学校排名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其他大学和高中指导老师的评价。但是他们不一定就很了解别的学校。他们的评分也不过是依据学校在之前在US News排名和声望。


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六年内学生的毕业率。但这又跟学校的录取过程有关系了——学生能否毕业,跟他们进校时的学习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有关。


罗伯特·莫斯Robert Morse),US News的首席数据分析师,在一封邮件中告诉我:排名的方法已成定则,没有哪个学校可以改变一两个数据,在排名上大幅前进但各大高校依然试着操纵排名系统,在额外的标准上多得分以获取更好的排名。


他还说,US News收集到的大量关于几百个学校学生主体和学业记录的信息,逐渐系统地形成了有用的事实和数据,所以影响深远。但由于吸引了过多注意力,大家就渐渐地感觉学校在参与品牌竞争。排名对于学习之外的意义,没有人关注。




不管有意无意,排名都让大家关注录取率低的学校,而不能让大家了解有些学校在某些方面的特别成就。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