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父母送走我们出国的那一刻,他们的“酷刑”就开始了 | 想家的时候不要看这篇!

当父母送走我们出国的那一刻,他们的“酷刑”就开始了 | 想家的时候不要看这篇!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很多人不喜欢机场,觉得那是除了医院以外赚取人们眼泪最多的地方,代表分别。之前觉得这种说法特矫情,毕竟机场也可以代表重聚,直到把老妈送上纽约飞往北京航班的那一刻,到底还是没绷住。



很多同学不知道,其实爸妈把我们送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们的“酷刑”就开始了,思念和牵挂成了每天折磨他们的“刑罚”,而这些我们却茫然不所知。



研究生的毕业典礼,老爸老妈忙着工作一直没机会来美国转转。直到工作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今年4月把老妈哄了过来。总以为之前搞定了签证、机票、接机后已经完成了最艰难的一部分,后来才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陪爸妈游美国,你准备好了吗?


中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为52.37万,也就等同于52.37万的家庭正在经受着时差亲情的考验。多数时间里,我们和父母的纽带越来越依赖于通讯的发达一根电话线、一个QQ号或是一条条有时长达59秒的微信语音。



也正因此,老妈来美国之前,我充满期待。反复对自己说,多点耐心、做好一切心理准备、规划好每一趟行程。大到一个城市,小到一顿饭,尽可能的去弥补多年来和她的聚少离多。


曾经有个朋友和我讲,他说父母来美国看他是一件很幸福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很享受这种角色的转换。以前在家,早已习惯了父母为我们打点好一切,而经历留学生活洗礼的我们终于可以独当一面。


在国外,父母变成了孩子,我们要当司机、导购、导游翻译,还要寸步不离,很多人享受这种从小到大未曾有过的被父母依赖的感觉。




可除了这些,我们更需要学会理解。理解他们对美国文化生活的不适应甚至不接受,理解他们吐槽那些我们早已习以为常却令他们大惊小怪的现象。




这个国家有点冷。


老妈就是,在机场接到她后本以为会来个“倪萍式”的煽情互动,结果变成了她对13个小时飞行的吐槽。



盖了两层毯子还那么冷?


那么冷美国人还喝冰镇饮料?


喝冰镇饮料还要加冰?


所以,美国给她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冷...



这我理解,之前曾有个朋友和我说,她妈妈来美国后第三天后,实在受不了天天顿顿喝冰水,后来死活买了个保温壶,走哪带哪。




关于吃饭,老妈是真没少让我操心。本以为凭借着纽约的地理优势能带她吃遍世界各地美食,结果她这个中国胃真的是无法适应铺满cheese的意面以及和国内相比面目全非的pizza。





也难怪,你让我现在吃blue cheese或腌橄榄我也不行。



天真的她如同当年刚落地时天真的我,以为美国的点心好吃到超过国内任何一家面包店,结果当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帮她筛选出自认为她能接受的甜甜圈cupcake时,她的表情是


就一个字。我只吃一次。”




除了甜点,薯片、咸爆米花、沙拉、酸黄瓜无一幸免。



连她在国内最信赖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都背叛了她。吃了数天两层夹一层的东西后,她崩溃了。



好吧,在纽约,我们就自己做饭,再不就中餐韩餐日料换着来。


去别的城市就住Airbnb,她掌勺。再或者美式中餐,酸甜鸡鸭牛猪不重样,牛鸡猪虾西兰花胡萝卜四季豆排列组合点。


关于购物,我倒是不操心,但有点烧心。



不比上学时有寒暑假,我的工作很忙,老妈平时除了在家帮我做做饭,也喜欢逛街。尽管英语只能停留在单词往外蹦的初级阶段,但凭借着吃老本和现学现卖,再加上我平时对她训练有素,几天后她就能独自乘坐纽约地铁,然后仅靠Yes、No、How much和那些常见的颜色词语,她老人家趟平了纽约的第五大道Soho。(当然这不包括,在地铁上别人踩了她一脚,她脱口而出的“三克油。”)


让我烧心的不是这,而是她逛街。



“这是什么牌子?”

“XXXX”

“国内有吗?”

“应该有吧/好像没有。”

“打折吗?去问问。”

“打/不打”

“多少钱?”

“$XXX”

(以下为小声默念并在手心上做乘法)

“$XXX?  $XXX乘6.7=$XXX,也还好啊,没比国内便宜啊?”

“…”


这样的对话,每逢逛街都要重复N次。


记得有位朋友和我讲,他的妈妈买东西很注重材质,买鞋子的时候想问售货员这鞋子什么皮的,生猛的来了句“beef”or“sheep”?




朋友S的妈妈的口头禅是“


“我听XXX说,来美国一定要买XXX。”

再不就是“我听XXX说,来美国一定要去XXX。”

“我听XXX说,美国XXX特别划算”




和大部分妈妈一样,老妈来了也会去Coach、MK、Tory Burch、GNC、Godiva依次报个到,但在我以死相逼下,她的信用卡并没有自由飞翔。


来了美国,东西部主要的几大城市肯定是要逛的。最头疼的是行程安排。



纽约还好,老妈对这个城市是有情结的。《北京人在纽约》在我还没断奶的时候已经在她心中刻下了深深烙印,再加上某大叔和某女神演的那部《帝都小三遇上雨城大叔》,老妈对纽约的景点如数家珍。


但最令我累心的是每次遇到有解说时,我真恨不得学过同声传译,记得在华盛顿参观国会山时老妈的求知欲爆棚,全程都在问:


“什么意思?”

“解说刚刚在说什么?为什么大家都笑了?”

“哎呀,人家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就翻译这么几句?”

“你是不是糊弄我?”

“你这在国外这么多年,英语还是不行啊?”

“…”


我要一边听着解说一边回复她,real累心。 好在后来我学乖了,前一晚在酒店把景点简介通通打印出来,活生生把自己培养(bi)成半个地陪。




其他方面,在我的寸步不离下老妈到没怎么让我操心。


记得有些朋友跟我吐槽,他老爸在房间抽烟或是老妈做饭火太大,已经拉响了不只一次火警警报。


朋友T的妈妈超级喜欢外国小孩,每次都撺掇他去跟人家说能不能合影。他每次总感觉特别不好意思,感觉像人贩子似的。


还有一位同事地爸爸在芝加哥地铁里对着一位穿戴怪异的非裔兄弟举起了相机,还好同事反应快一下子给抢了过去。



其余槽点,小伙伴可自行补充!


是的,我们也会有争吵


自从上大学起,我和老妈呆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天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不超过半个月。


这次来美国,老妈待了3个月。


就说吧!怎么可能不闹矛盾!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玩玩走走,我忙着兴奋,老妈忙着新鲜。但到了第二个月,随着矛盾的激化,吵架了。




不是因为某件大事,无非是我满心欢喜推荐的餐馆景点得不到她的认可。她一众朋友帮忙代购的东西,我一直没腾出时间去看。再不就是各种生活习惯不统一,周末时真心想睡个懒觉却不得已陪她起早逛街。总之,在她的唠叨、挑剔、一系列道德绑架下,我爆发了。


她也不甘示弱,“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家。”


尽管后来在老爸隔海视频的劝说下,我服软了,可总感觉委屈。




直到有一天,老妈坐地铁坐丢了。


周末纽约的地铁线路混乱,老妈搞错了方向,坐到了她也描述不清楚的地方。幸亏有好心人帮忙打电话描述,又经过一番波折后,我和她会合了。


找到她,我抱着她大哭。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很多。


咿呀学语时,爸妈一遍一遍的教;学用筷子、学走路、学写字从未不耐烦。为了在大洋彼岸的我,他们一遍一遍的去学习用微信、QQ,发朋友圈。他们永远是第一个给我朋友圈点赞的人,但有时却被我觉得理所应当。



在他们眼中,只要是为我,从未有过“嫌麻烦”的时候。



他们比我还要关注国外的新闻,枪击、爆炸、飓风、地震发生时,他们在心里拐上80个弯都能想到我。


有一种爱,叫美国很危险。


在我变得多元化、国际化、总能说出他们听不懂的词语时,他们仍在原地等我,当然也只能在原定等我。


亲人朋友眼中,我永远是他们的炫耀的资本。


有一种骄傲和欣喜,叫“过几天,去美国看女儿。”


出国留学的你,有没有过这些感悟?


爸妈出国前,恨不得老早就准备给你带的东西,天天问你还缺什么不。恨不得上飞机前一天才开始买给你想吃的东西,因为越新鲜越好。(老妈就是,为了我爱吃的点心出发那天一大早赶去买,不敢托运生怕碎了)。


过年过节,他们总操心着你是怎么过的。在他们眼中,你缺席的每个春节都称不上热闹。



而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义无反顾的朝着梦想奔跑,像小鸟一样迫不及待的奔向蓝天,想越飞越高。却不知道,在你的身后的他们关注的是你飞得累不累。


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我们并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那些陪伴我们的人从未离开。




送老妈去机场那天,早上起来仍旧是她不厌其烦的唠叨和叮嘱。哪件衣服必须手洗、什么东西放在了哪里、冰箱里的什么什么记得赶快吃。知道我工作忙,临走前,愣是用我的小菜板和不锋利的刀给我包了许多饺子馄饨速冻了起来。


而我除了一直答应着,还要尽可能地用操心她行李是否超重来回避离别前的伤感。


“你走了会想我不?”

“不想,天天老气我。想你干嘛?我终于挨到回家了!”


到了机场,托运行李后,送她到了安检口。安检的人不多,老妈说咱俩再聊会。


我记得4年前,他们送我出国时,同样是在安检口,老爸也这么说的,还有时间,再聊会。4年后,换做我在安检口送她。接机地时候光顾着兴奋,没发现老妈比起以前稍微有点见老了,拿随机行李的时候有点吃力了。



原来,我们在国外留学的最大代价就是让他们独自老去。




终于劝她进了安检口,她没回头,我心里明白怎么回事。


回到家,打开门,没有了扑鼻而来的饭香,也没了那句“怎么又那么晚,赶快洗手吃饭。”


我终于知道,无论我在哪,父母的爱已成为了一生的习惯。




谨以此文与所有留学党们共勉,如果你的父母也曾漂洋过海来看你。请多点耐心,多点理解。请记得他们是北京T3航站楼和上海T2航站楼安检口送别你时流泪最多的人。是你无论走到何地都挥之不去的牵挂。


也希望认真读完这篇文章的你,能够现在拿起电话,跟爸妈说一声:辛苦你们了。


+1
2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