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你没哭过,出国第一年我们流下的眼泪

不要说你没哭过,出国第一年我们流下的眼泪

本文授权转载自: 悦见Joysee

ID:joyseeyuejian


编者按:不知不觉,那些我们眼中的孩子已经在美国度过了他们最初几个月的时光。我们只能从他们朋友圈里流露出来的只言片语里推测他的喜怒哀乐,不知这些时间,他们过得是不是真的像朋友圈里的那些笑脸一样美好。


下面的这些文字,就是一些在美国生活和学习了一年的孩子眼中的那些冷热,和酸甜。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那时的我如喝了一杯4 shot的Americano 一样兴奋异常。


“前往一个没有雾霾的新大陆读四年书,自由而美好的日子在向我招手!”


这样的情绪一直弥漫在我的脑海以至于我完全的忽视了身旁眼圈泛红的母亲正在轻轻摩挲着我的手背。




新环境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副本,从新手套装开始升级打怪,我低估了它的难度


降落,搬进宿舍,接受舍友的拥抱,度过在异国他乡的第一夜。这一切看起来自然流畅但是带给我的,却是来自骨子里的冰冷,是带着冰碴的那种冷。这个国度没有亲人也没有一点点我熟悉的人情味道,说实话,我开始慌了。




开学第一天抱着课本穿山越岭的找不知在何处的XXX Hall的XXXB教室。上课时一脸懵逼不知所云的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教授,最终还要在众人善意的注视下结结巴巴的做了干的不能再简短的自我介绍。这一天折腾下来,看着眼前餐盘里的沙拉和披萨,点餐时剩下的那一点胃口也鸿飞冥冥了。




新朋友



去图书馆刷夜不再是一个人,吃饭也能碰到三两个好友,有个陪伴,乏味的披萨也变得美味了起来,留学生的生活就这样多了无数的色彩。


但与此同时,你会发现,你再也放不下对朋友的依赖了。一个人的孤独,被放大成了茫茫雪原上的万丈冰渊。与此同时,在学业上和语言上的巨大压力往往会把人折磨的敏感又易怒,换个说法,也就是“撕逼”这种事在留学生圈子里很常见。


因此在留学生圈里,有的人或许会没有那种“铁瓷”级别的朋友,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数出那些与自己撕逼决裂的所谓“贱人”。这是必然的,想要不让自己收到伤害,也不想让别人因我而受到伤害,所以只能选择孤独。



 

也正是这样我们学会了一个人上课,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午夜场电影,一个人去超市,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压马路,一个人旅游……


当你开始习惯一个人并享受孤独带来的自由的时候,你会忽然意识到原来孤独也可以过得有味道。但是同时你也会开始无端的嫉妒每一对从你身边相拥的恋人,心理暗暗咒骂着所有第二个半价的商家,内心变得有点狭隘如玻璃一般脆弱容不下他人的不善意的眼光。远离大部分人,因为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你无关,又何必让他们注意到你的存在。


新文化



异国的全新的文化环境带给我们的改变是立竿见影并且行之有效的,渐渐地,我们落入了两种文化激烈碰撞之间的漩涡中,一时间在两边都得不到足够的认同。




你发现国内的同学渐渐地跟你找不到了共同话题,而在美国人眼里,你却仍旧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国人。处在这个尴尬异常的境地中的我们,只能够在同为留学生的人群里寻求情感慰藉。正因如此,在面对外界对我们的评价或是指责,甚至哪怕是学习生活上的遭遇的挫折的时候,我们会不由自主感到十分委屈并且爆发般的宣泄情绪。现在觉得,大哭又何尝不是一种有效的放松方式呢。




“2016过年的那天,正好是我刚刚结束两个midterm并且due一个paper的first draft的第二天,其中心理的midterm考的并不很理想,难过的晚饭也没有吃,接着又熬了一夜把paper改完早晨八点前交了。


稀里糊涂一脑袋浆糊的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发呆却无法睡着。感觉天花板上的灯似乎在自己旋转,阳光透过拉不紧的百叶窗打在脸上刺得眼睛很痛,明明天气已经转暖了可是躺在被窝里仍旧是手脚冰凉。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FaceTime。在接通之后听到妈妈声音的那一刻,我抱着手机嚎啕大哭,第一次离家这么久,攒了一夜的情绪仿佛都在这一刻得到释放了,妈妈就那样在电话另一边静静地陪着我哭了近半个小时。真的,这是我过得最特别的一个年。哭完跟妈妈聊天直到手机没电,感觉自己又恢复了继续努力的力量。”


他们这么说



■ Sophie Lin

“距离回家还有一周的时候,女友给我打来视频电话,说,她无法再这样维持着异国恋,希望可以和平分手。我当时正被Final折磨的焦头烂额,听到分手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傻了三秒然后对方直接挂了。无论我怎么回拨对方都不接,整个人暴走般的走到学校河边大喊大叫。回宿舍后大哭了一会后,继续写完没完成的Final Paper。嗯,我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维持了四年的初恋。”


■ Derek Gui

“数不清来美国后哭了多少次,但都是自己一个人躲被窝里哭,感觉不哭自己就要爆炸了。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哭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 Penglin Xie

我们都想做更好的自己,所以我们选择了出国,走向了跟大多数人此生都不太会有交点的路。我们背负着更大的压力去一群高鼻梁蓝眼睛的人里寻求认同,抛弃在国内20年积攒起来的经验和积淀。试着跟上其他人讲话的节奏,试图去理解他们口中每一个含混而过的英文单词,试着用一种全新的语言去学习和其他人一样难度的课程。我们付出了加倍的努力去拉近自己和梦想的距离,并且在孤独中成长的更为坚强。

 

愿我们在异国他乡重新野蛮生长,最终带着无尽光芒衣锦还乡。

(图片来自网络)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