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因为我出国留学,害得你家破人亡

对不起,因为我出国留学,害得你家破人亡

文/袁雯昕(特约撰稿人)


从我家里送我出国留学,整个家族里的风波就不断。


去年的除夕夜,我们全家是在派出所和医院里度过的。


到CCTV的主持人用虚假的激动语气喊出零点钟声倒计时的时候,父亲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血,我妈一脸愁容疲惫地站在他身边;而四叔和他妻子已经被警察带走了;其他人都堵在抢救奶奶的ICU门口,等着消息,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这一切,似乎都因为我,因为我出国留学了。


因为我家送我去留学的这个事实:在除夕夜,四叔和我爸打起来了,酒过三巡的二位东北壮汉最后开始了互扔啤酒瓶。一片酒瓶碎片扎进了父亲大腿动脉,瞬间地毯全红了。瞬间,在一旁劝架的袁家的媳妇们都吓傻了。从南方嫁过来的三姨大小没见过东北爷们打架的场面,吓哭了。


80多岁的奶奶一看见二儿子的血流了满地,急火攻心,捂着心脏瞬间动不了了,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塞满了痛苦。


而这一切,都和我出国留学有关。


很多大家族都有这样一种常见但是缺乏逻辑的成员构成:一个老实忠厚但是对家族没什么掌控力的大儿子,一个学历高能力强挣钱多有出息的二儿子,一个旅居外地多年只是偶尔回家一趟平日并不参与家族政治的三儿子和一个最受祖辈照顾但自己不上进没什么能耐有些好吃懒做的小儿子。


我父亲就是那个当家族顶梁柱和最强生产力的二儿子,为家族贡献最多GDP和财政收入,每年除夕的年货几乎都是他置办的。


但他却不受祖辈宠爱,因为,


我是个女孩。


———————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生存逻辑和你有着天壤之别。即便是在同一个家族里,也天天弄得像阶级斗争似的。


有些人的逻辑可笑,但是他们自己却深信不疑。


比如在我四叔看来,生了一个女孩就不该花钱送她出去留学,应该省下钱资助他的儿子出国。而那小子是一个成天撸啊撸Dota,已经被学校校内警告三次的货。


又比如在我奶奶看来,只有四叔这一房能为老袁家传宗接代,家产都应该留给他。当然她并不知道四叔外面欠了多少高利贷,又干过多少拉皮条的事儿。


再比如,除了我妈在内的老袁家的女人们看来,花大钱在我的教育上简直就是我们这一房的纯粹炫富,因为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和一个大自己十几岁的有钱老外好了,然后就过上和家里没什么关系的白眼狼的生活了。


我知道她们嘴上说着鄙视,其实她们哪一个不向往那种生活。就连最不喜欢我的四婶也经常问我“老美是不是很喜欢亚洲女性。”


——————




你永远不能理解他们的这些逻辑,就像你无法让他们相信wifi是没有辐射的,葱和豆腐放在一起吃是不会致癌的,白岩松是没有说过那些鸡汤的,王健林也是没有跟马云撕过逼的…………对的,你看过他们的朋友圈,你就知道他们很难理解你。


父亲是个明白人,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不想让我永远生活在这座东北的三线城市里,慢慢被一些根深蒂固的逻辑所同化,所以他决定送我出国留学。


而这个决定,将消耗掉我家近一半的流动资产。


和预想中的一样,四叔当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主要观点是这笔钱留着干什么不好,非要花在一个以后会嫁人的女孩身上太不值得。他所说的“干点什么不好”,其中包括:奶奶的养老费,他儿子读大学的费用,还有他欠下的一屁股赌债。对的,在他看来,我父亲有义务和责任帮他擦这个屁股,因为我父亲能赚钱。


“你看,蜘蛛侠里不是说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有次家庭聚餐的时候,四叔这样说道。


其他人虽然也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也没法做什么实质的阻拦,我还是如愿以偿地踏上了异国的土地,离开了一群在我看来有些怪的亲戚和自己熟悉的城镇。


但是我却不知道,这才是引爆家里矛盾的开始。




有一年,我暑假回国的时候背了一只Coach的包回来。我很喜欢的那种款式,在美国的校园里经常见到同学背。我不会告诉家里的亲戚Coach在美国根本算不上什么奢侈品牌也很便宜,他们不会信的。因为在我们故乡,它已经算一线大牌儿了。不过没成想,我逛街的时候被四婶儿撞见了。


“哎呀,这小姑娘一出国就心思野了啊,开始学会花钱了。” 四婶儿用着一种华妃撞见甄嬛的语气说道。


后来我就被四婶儿在家里描绘成一个被外国资本主义惯坏的眼中只有奢侈品牌不思进取的野姑娘了。在老一辈看来,我不是那个穿平底鞋和秋裤,戴眼镜齐刘海的“学生样”,所以四婶儿对我所有的指控都是对的。


“下次回国的时候,记得给你弟带点贵重礼物啊。” 父亲在送我回美国的时候,在机场跟我嘱咐道。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懑与无奈。


于是,再回国的时候,我给弟弟买了礼物,一个Xbox游戏机,还多买了两盒游戏,挺贵的,自己买的时候都心疼,攒了好久的钱。


没成想礼物刚拿出手,四叔四婶就怒了。


“你这个孩子,几个意思,送什么不好送游戏机,你是想让你弟玩物丧志吗!!”


“他都多大了还让他玩游戏,你是不是自己在外面玩习惯了?”


“你怎么不送个iPhone给他?不是在美国买挺便宜么?” 四婶儿说道。


“不是的,四婶儿,iPhone也挺贵的,要600多刀呢。”


“什么?不可能,你别以为我不懂英文就不知道。”说着四婶儿打开一篇朋友圈图文(就是那种XXX本地乐生活或者XXXX信息全搜集的号发的鸡汤文)“你看,里面说iPhone在美国才卖200多美金,你忽悠我呢,说600刀?”


我也没进一步解释,对于family plan和签约机与非签约机区别这种事儿,要解释你得解释一小时给他们听。


而且关键的是,他们宁愿相信微信里的鸡汤文,也不愿相信一个刚刚从美国回来的人。因为前者符合他们的理解,后者虽然是家人,但是是利益上的敌人。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就忍一口气算了。不过我知道,我在家族里的标签又多了一个“骄奢淫逸”了。


————————





一个人的愤怒,大多源自自己的无能。


最近这一年,四叔变得很是愤世嫉俗,自己倒腾点房子结果房价又不涨了,每个月还要还贷款。他自己也不知道节制一下饮食,得上了痛风,天天晚上疼得睡不了。而弟弟也不争气,眼瞅着二本都考不上,一家子整天生活在负能量里。四叔的朋友圈基本上就全是 《你不知道马云最惨的时候惨成什么样子》《柳传志:一个成功企业家要懂得的99个道理》以及《看完这些A股赚大钱像玩似的》。你可以体会一下。


最终,去年除夕,四叔把过去一年里的苦闷都发泄在我和父亲身上了。


酒过三巡,四叔当着全家的面批判我。


“你这个丫头,在国外不学个好,英文说得倒挺溜,可你也是要找个老外嫁了啊。家里花这么多钱,全打水漂了。”


“你读什么研究生,你个女孩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没听说女博士嫁不出去么!你说你读书那个钱省下来,都能送你弟出国了,你个没良心的。”


四叔话越说越难听,父亲听不下去了,就呵斥他两句,没想到彻底把他点炸了。


“我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家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你有钱送这丫头出国,没钱帮我还债,你特么是人么,有你这么当哥的么?!” 边说边用手推搡父亲,父亲一个就势把他推倒在地上。


“我去你大爷的。” 四叔彻底怒了,抄起一个酒瓶就扔了过去…………


——————————


因为故意伤人,四叔被拘留了。而奶奶,没有抢救过来。


四婶儿再见到我的时候,是奶奶出殡的那天,她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揪着我领子,恶狠狠说道“看你干的好事儿!你个丧门星!害得咱家家破人亡。”


说罢一个耳光扇在我脸上,被北风一吹,钻心地疼。


——————————




当你穿鞋子走在路上的时候,没有鞋子的人会骂你;当你开着摩的时候,没有车的人可能会骂你。


在有些人的逻辑里,我欠了高利贷还不起,都是因为你出国留学了;我儿子没出息玩物丧志,也是因为你出国留学了;我家破人亡,也是因为你出国留学了。


你做错了什么了么?


貌似没有。 你只是没有像他们预期中的那样活着而已。


于是,突然理解了出国留学的最大意义,就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能摆脱这样的弱者逻辑,与能包容别人、理解别人的人共事共处。


这样才能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自由的人。



The End


+1
-4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