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在耶鲁:恋爱,也是一门哲学 | 中美对话

女博士在耶鲁:恋爱,也是一门哲学 | 中美对话

怎么判断自己是不是读博的料?

在美读文科博士到底有多虐?

找到真爱有多难?

如何遇到并经营一段互相促进的感情?

……

对于这些问题,耶鲁大学哲学系在读博士生袁源有着自己的答案。

1
关于道路选择
从很小就有两个问题很困扰我:一是同情心泛滥;二是内心充满挣扎。

我 经常对大大小小的事感到困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怀疑自己有没有做出正确选择。直到后来我接触到伦理学,它系统地研究(像我这样)困惑、软弱、有私 心、同时充满同情心的人——人类成员中的绝大多数——应该怎样生活才是对自我和他人的幸福负责任的,我便知道这就是我想要学的。

所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为什么从经济学转到哲学,而是一开始我为何选择经济学。现在想来原因很简单:大家都觉得它光鲜、有前途、最可能带来富裕的生活。

进入大学后,我发觉自己对专业课不感兴趣,却常常出没在文史哲的课堂。大学毕业后,我更坚信自己不会喜欢银行或会计师事务所朝九晚五跟帐目打交道的生活。所以,我选择了去哲学系读研。

袁源学姐语录
——关于职业的三个层次
工作(job--为了经济收益)
职业(career--为了成就感、名誉等)
天职(calling--发挥“天生我材”去做有意义而又有意思的事)

对朝不保夕的人而言,钱和幸福的正相关程度是非常明显的,他们最需要的或许就是一份工作,但在收入达到小康后,更多的钱很难带给你更多幸福。我认为,大家应该多考虑自己的天职而非工作,甚至职业。或许你的天职是学术的冷板凳,或许是社会工作,或许是艺术追求……这并不是说让大家不顾温饱。

你越热爱你的事业,你越可能成就卓越;往往任一领域的卓越成就都能带给你衣食无忧的生活,而把经济收益放在首位进入了自己并不由衷热爱的领域,往往会造成进取心、成就感、自我价值的缺失,最终得不偿失。
2
成为哲学博士
就我自己而言,读博士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我认为,只要有强烈的求知欲,尤其想要系统地学习、探索某一学科的人,都可以考虑读博。但如果没有这种想法,都不应该考虑读博。

读博的过程是系统的知识积累、思维方法和实验技巧的训练。哪怕以后不搞学术研究,这些训练可能也别有用途。

袁源学姐语录
——考虑是否读博时经常犯三个错误
一是害怕进入社会,想再拖一拖,所以选择读博;
二是害怕背上博士头衔,尤其是“女博士”的头衔,所以放弃读博;
三是害怕读博以后,只能进入学术圈,发展道路太窄,所以不敢读博。
3
在美国读博
在美国攻读人文学科博士的确有很多难处,尤其难在语言。

人文学科的研究非常依赖语言能力,听说读写每一方面都不能瘸腿。对于母语非英语的人而言,让自己的语言能力足以理解、表达精微的学术论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认为学术上的语言困难终究只是技术困难。

美国诗人Robert Frost 曾经说过,诗就是在翻译中流失的东西。所幸,人文学科(哲学、历史——文学在一定程度上除外)研究的恰好是不会在翻译中流失的东西。

最近在翻张爱玲的《十八春》。她在一处写到,世钧站在曼桢身边,“在那一刹那间,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有一点心悸,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中国读者读起来会有很多联想——基于中国文化对水赋予的种种意蕴,女人和水的特殊亲缘——但是这些很难和母语非中文的人讲清楚,最后你只好说,“其实就说世钧爱上曼桢了”。而学术关心的正是这句最简单、直白、用任何一种语言都能清楚表达的话。

不同的文化背景不会从根本上妨碍我们用英文来从事学术研究,因为学术只是要把这些普世的道理用最清晰直白的语言呈现出来。

多写、多读、多听、多说,我们就可以克服在使用英文上的技术困难。我自己在美国生活学习,觉得更难克服的、非技术难题在日常生活方面。比方说社交生活中对别人讲的笑话总是摸不着笑点;满桌的食物却找不到想吃的东西,一想到生嚼蘑菇和西兰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不过为了求得学术上的真经,我觉得这种生活上的痛苦是我愿意去承担的。

4
理解爱情
女权主义的视角根本上是人人平等的视角。在这个视角下面看浪漫关系,既有男女关系也有男男关系、女女关系等等。

在我看来,理想的浪漫关系就是两个成熟而独立的成年人走在一起,稳定亲密的分享生活和生命。

我想用三个虚构的小故事来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观点。

1.爱的清醒的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爱。

青 少年时期我喜欢长的帅的男生,所以男朋友很帅。读大学之后,发现光帅没有才华没有意思,所以换了一个很有才华的男朋友。年纪再大一点觉得,光有才华不够体 贴顾家的人也不可靠,于是又换了个比较温柔顾家的人。跟这个温柔顾家的人在一起久了,又觉得不浪漫,禁不住长得帅的男人的吸引,最后又换了一个长得帅的男人。

忽然发现,怎么这个帅男人倒不如自己的初恋帅?

撇开不说为什么每次做出的选择都是更好的选择,最后的结果倒不如从未经过这一系列的选择——这是一个不少哲学家在思考的问题,这个结果让我意识到,我真正想要的伴侣是在各种品质之间一种稳定而系统的权衡妥协,要有点小帅,很有才华,差不多顾家。

每个人大概都有一个理想伴侣的模子。只有知道自己爱什么样的人,才会找到自己真爱的人。浪漫主义者肯定会抗议说:爱一个人是没有原因的。

对这一点我只能说:我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情。我认为只有爱得清醒的人和爱得糊涂的人,前者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爱,后者则不知。
袁源学姐语录
——关于爱情,给女生的特别建议
如果知道自己爱什么样的人,当你遇到了这样的人时,请勇敢地去追求!

往往大家认为被人追求是女生的特权,其实这不仅不是特权反而是一种规训和约束,因为它意味着男生占据了优先选择权,而女生被局限于在选择了她的人之中选择;这导致男生更容易找到自己真正爱的人,而女生往往最后嫁了自己最不讨厌的人。

2.爱人是成年人之间的一种极其特殊的关系

后来,我有了一个符合我对理想爱人一切想象的男朋友。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志趣,一块讨论政治历史诗歌小说,也一起烧饭做菜,运动旅游。我们在一起很幸福,除了一个小问题——他有时轻时重的抑郁症。

我试图用快乐的心情,美好的未来,让人愉悦的各种活动来激励他,但是都没有用,他的抑郁有增无减,把我也拖向越来越深的困惑和失落。

无论我多爱他,最后我终于有勇气说:“你需要的是一个心理医生,而不是一个爱人。”我觉得人可能都很难放下一段美好的爱情,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有勇气说:“你需要的是一个保姆,而不是一个爱人”,或者“你需要的是一个合伙人,而不是一个爱人”……

爱人是成年人之间的一种极其特殊的关系,如果它变质了,它不再是你能够分辨出的爱情,这说明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

3.没啥好说的爱情,不代表就没啥好珍惜的

这个故事最短。后来我终于找到了我真正理想的爱人,幸福得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没什么好说的,我就不说了。

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个极易犯的错误,那就是认为没啥好说的爱情,就没啥好珍惜的。

我觉得,女权主义者理想的爱情其实就是这种没啥好说的爱情,没有拈酸吃醋,没有彼此猜忌,没有天天海誓山盟,但是尊重彼此的选择,支持彼此的事业,每日分担着家务,聊聊娃和工作,商商量量地朝着两个人都看重的个人以及社会目标慢慢行进。

社区成员
快问慢答
1. 袁源学姐这么多年追寻对“人怎么样活着”,是否有了新看法?

这个问题三言两语很难讲,但我想至少有三点我们大家都可以开始着手去做。

第一,要有对自我的认知:你心之所系的理想是什么,让你愉悦的爱好有些什么,怎样的生活、工作习惯让你坦荡舒展——发现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获得幸福的一个前提。

第二,要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尤其是这个世界中的苦难。赵荣(哥大社会学的博士)的一句话我深有同感:“当你跟底层的、边缘的人站在一起,你认同他们、知道他们的遭遇后,就很难再转过身去了”。

第三,把个人的幸福和对他人同情放在一杆天平上,审慎权衡。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并意味着做一个无我的圣人,但的确意味着在我们的选择和行动中总应包含着对他人合理利益的尊重、保护和支持。

2.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请袁源学姐为二十岁的年轻人提一个建议吧!

如果说要对20岁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的话:

我希望,你更勇敢一点,选择自己真爱的事业、真爱的人,做出成绩,活出幸福,用自己的才智关爱世界;而不是屈从于大家——做他们希望你做的事情,结的婚,一味独善其身或明哲保身,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

感谢整理录音的壮志伙伴儿们:
陈子翎 :西语专业的素食rapper, Help change the world.
范韵欣:佐治亚理工学院,想要更好地理解我们所生活的社会
许晶晶:天津工业大学,广泛收集观点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路
郭贞祎:广西民族大学传媒学院传播学
曾雨艾: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洪昕宇:中国人民大学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