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那些风靡国外的伪中餐,有些可以列入海外反华势力了

细数那些风靡国外的伪中餐,有些可以列入海外反华势力了



国后你就会发现,有些风靡国外的“中餐”,其实在中国根本没有……




国大江南北融合出著名的八大菜系到美国后,为迎合美国人的口味,变成了美式中餐,我们笑称为“第九菜系”。


杂碎、扁桃鸡、左宗棠鸡、芝麻鸡、蜜糖鸡、陈皮鸡、甜酸鸡、青椒牛、蒙古牛、西兰花炒牛肉、芥蓝虾、炸馄炖、起司馄饨、炸春卷、幸运饼干…这些竟然成了美国人眼中“最正宗的中餐”。


有些伪中餐口味虽然奇怪,但是还算可以食用,说得过去,有的就基本上可以算入海外反华势力了。


对于初来咋到的中国留学宝宝,听到这些被美国人津津乐道的中餐菜名,心里肯定会纳闷都什么鬼,听都没听过,还正宗的中餐?

 




美式中餐长这样:



西兰花炒牛肉



甜酸鸡



杂碎


左宗棠鸡



陈皮鸡


蒙古牛



起司馄饨


 

芙蓉蛋

 




入乡随俗变了“味”




美国中餐馆通常有两种菜单,一种给“老外”的,一种给中国人的。


餐馆老板或者服务员会根据你的长相大致判断你的口味,递上相应的菜单,只要不是亚洲面孔,十有八九都是美式中餐菜单,除非你特别提出要点传统中餐。


我问了100多名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你们最喜欢的中餐是哪道菜?”


他们的回答主要集中在:

  • 左宗棠鸡(General Tso’s Chicken)

  • 蜜糖鸡(Honey Chicken)

  • 西兰花炒牛肉(Beef Broccoli)

  • 甜酸鸡(Sweet Sour Chicken)

  • 蒙古牛(Mongolian Beef)

  • 特别炒饭(Special Fried Rice)

  • 各种杂碎(chop Suey)


不出所料,美式中餐的四大金刚左宗棠鸡、西兰花炒牛肉、甜酸鸡,蒙古牛”都在其中。







地道中餐看重烹調蔬菜本身,多使用本地出產的绿叶蔬菜如小白菜、芥兰 等,且多是以新鲜的肉类和海鲜为主要食物,而美式中餐主要是用蔬菜作配菜和摆盘,使用萝卜和番茄辅助提味较多。


美式中餐中,爆炒、油煎和炸这三种用炒锅就能轻而易举完成,所以它们成为了美国中餐馆里最常用的烹调法,至于传统中餐的四十八式,老美可就玩不转了。


美式中餐可说是各地中国菜的大杂烩,加之改良的较为清淡、浓稠和加甜以迎合美国人的口味。







炸春卷可谓是美国中餐馆里最受欢迎的餐前小食之一了。我想,大多数中国人吃春卷的频率都远不如吃美式中餐的美国人高。


左宗棠鸡也是极受欢迎的其中一道菜,用大块去皮鸡腿肉裹上面糊,用油炸过后,再用浓稠的糖醋酱和辣椒炒熟,最后用绿花椰菜垫盘端出,味道又酸又甜,同我们粤菜的咕咾肉做鸡肉的方式有点类似。


芝麻鸡则是在鸡肉去骨、捣碎、油炸之后,添加了醤油、玉米粉、酒、鸡汤和砂糖而制成,起锅后撒上芝麻便可端上餐桌,特点为颜色又红又橙并带有香辣酱味。


甜酸鸡是面团裹着鸡肉油炸后蘸甜酸汁吃的招牌菜,深受歪果仁的喜爱。


Check时送的幸运饼(Fortune Cookies)更是中国人在美国发明出来的哄老美高兴的小把戏,甜甜的脆脆的,里面有一张小纸条,印有幸运数字、一两个中国单词配拼音,背面有一句“运势”预测。




有些老外会把阅读幸运饼干自带的小纸条上的运势当作整顿饭的“高潮”。我一个热衷于买彩票的美国朋友,每次他吃完中餐,就会期待而小心地将幸运饼打开,看看幸运条里的运势,有时候抽到合他心意的纸条,他就会深深点头,表示运势预测很灵,并且把上面的数字抄下来作为他下一次买彩票的幸运数字。






顽强应变,从美国人舌尖上活下来




早期的移民,许多并非大富大贵,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汗水在这个语言不通,文化不同的陌生土地上赚些辛苦钱。


好在“民以食为天”的道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通用,所以聪明的华人们想到从美国人的舌尖上下手,并将其作为给自己和家人带来衣食保障的一条生存之路。


他们把中餐的传统菜式,通过使用美国本土的食品原料,逐渐调整成适应美国人口味的菜品。这种独特的菜式最终不仅生存了下来,还渐渐被演绎成了今天这样自成一体的美式中餐。







史密森尼学会记录(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美国最早的中餐馆出现在1849年的加州旧金山,是由中国来的移民Norman Asing开设的、名字叫 “The Macao and Woosung”。


The Macao and Woosung 餐馆

 

以下为早期美国中餐馆的照片:

 

A Chinese restaurant in San Francisco, circa 1880



1920


 

餐馆当时最受欢迎的菜式就是 “Chop Suey”(杂碎),里面有各种廉价的边角肉和美国人不会吃的动物内脏等。


由于当时最早来美的中国人多半是修铁路的劳工、或是被卖来的“猪仔”,餐馆的初衷主要是服务他们,所以饭菜实惠,不大讲究外型。


加之生存环境的限制,卫生习惯很差,这样的中餐馆也常被他人诟病,因而在当时美国的主流社会里,流传着不少有关中国人和中国食物的负面说法也不足为奇。


当然,现在的杂碎里早已没有了动物内脏,多是混合肉类。




实在不好意思,因为炒杂碎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形态,所以基本上根据不同餐馆主厨的口味来走。但大多数时候,你会看到一堆完全不搭嘎的食材胡乱地炒在一起。



炒杂碎还有美国版


好了,是不是开始反胃了?








大部分美式中餐馆规模都偏小,以家庭式、家族式的经营模式为主,夫妻二人经营着餐馆,再请上四五名伙计就足可开张了。中餐馆大多都以外卖为主要生意,所以店面通常不大,也仅能放四五张桌子。


因而虽然现在中餐越来越受欢迎,但是中餐的定位仍然徘徊在美国主流的高端餐馆系列之外——不像日本、泰国其他亚洲菜和意大利、法国等欧洲菜的高端、娱乐、精致。


中餐主要面向低、中收入人群,讲究经济实惠,好吃量足。一份盒饭(Combo)几块钱,配炒饭、菜,送炸春卷、soda或一碗汤,可喂饱两三个人。




未来中餐的发展之路




我认为,以目前的发展状况,要将美式中餐全面打进高端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据美国中餐协会统计,目前美国中餐馆已有5万多家,从业人员30多万人。如果加上餐具、食品、运输等各相关部分,已然形成了相当可观的行业群落。


在华人聚居的纽约、洛杉矶、旧金山、休斯敦、华盛顿等大城市,从兰州拉面到北方火锅,从台湾小吃到香港早茶,从湖南剁椒鱼头到四川麻婆豆腐,从南京红烧狮子头到潮州燕翅鲜鲍,地道的中餐馆逐步扩散,菜品也是步步高升。


如今,我们看到已经有不少美国中餐厅将他们的档次不断提升,规模不断壮大,在世界上也可以称得上是名声斐然。







如 PF Chang’s China Bistro,陈李晏餐厅、熊猫快餐、拿筷子餐厅、三和酒家、长城餐厅 、Stir Crazy Fresh Asian Grill 等,在美国本土也有很高的评价。


举例来说,PF Chang’s China Bistro分散在全美,绝对算得上是高档的连锁中餐馆。它们常常地处黄金地段,装潢高档,菜式精美。

 




Panda Express在全美50个州已经覆盖2000家店,年收入已达2亿多美金,员工近3万名。

 




而这些都是美式中餐时至今日取得的成功,而这些不俗的成绩注定将把这些独特而充满文化交流色彩的菜式推向更高水平的世界。

 



当我们在吐槽美式中餐四不像的时候,很少有人能想到那是几代中国移民不断地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在美国人的地盘下走出的一条生存之路。

我们先姑且不说它的味道是否和你口味,也不评论它是否是正宗的中餐,但是它确确实实养活了数百万移民家庭,提供了数千万的华人就业机会——这简直可谓是中国移民奋斗史的一页华章。

当你在品尝那变“味”的美式中餐时,有些东西你会发现始终没变,那就是中国人的顽强、勤劳与变通。




Reference:

http://time.com/4211871/chinese-food-history/

http://www.crcconstruction.com/projects/restaurants-c4/panda-express-riverton-utah-p26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chinese+restaurant+history+1920&espv=2&biw=1366&bih=662&source=lnms&tbm=isch&sa=X&ved=0ahUKEwj_0tiGp5XQAhURHGMKHZkGB3wQ_AUIBigB&dpr=1#tbm=isch&q=PF+Chang%E2%80%99s+China+Bistro&imgrc=9Fea9Sb7Qp0LxM%3A

https://gastropod.com/the-united-states-of-chinese-food/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