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童年|你知道迪士尼电影中暗藏的种族歧视吗?

毁童年|你知道迪士尼电影中暗藏的种族歧视吗?

大选结束,政局动荡,最近关于种族歧视的言论和新闻如排山倒海而来,充满着各媒体的加粗题目。大家也慢慢意识到,其实种族歧视是美国的史遗留问题,从未真正消失。或许种族问题在美国文化中无孔不入,但是你知道连迪士尼公司这种看似人畜无害傻白甜也沦陷了吗?



提到迪士尼,多数人首先想到的都是一个关于白雪公主米老鼠梦幻乐园。但事实是,迪士尼在塑造这一形象的路上走的颇为艰辛。作为混乱的好莱坞大家庭中的一员,迪士尼公司也无法成为乌托邦一样遗世独立的存在。它就像很多同期成长起来的美国电影一样,折射着暗流涌动的美国社会的本来面貌。不可避免地,大多迪士尼的电影也和诸多好莱坞电影一样承受了不少负面评论和打压,这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关于迪士尼电影中的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作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重大命题,从20年代迪士尼成立初期开始,紧紧追随着迪士尼电影。就这样,涉及种族歧视的差评构成了迪士尼公司的黑历史

 



迪士尼的进化史,黑点何其多



三只小猪(1933

      


《三只小猪》是迪士尼最早的彩色电影之一。

大灰狼为了骗小猪们给它开门,装扮成了卖牙刷的胡同串子。但有意思的是,乔装后的大灰狼完全没有了狼的外貌,反而与十九世纪末大量移民美国的犹太商贩奇迹撞脸大灰狼长着犹太人的大鼻子,身上挂着叮铃啷当的货物,还操着一口犹太式英语。


  1. 南方之歌(1946



这是迪士尼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南方之歌》第一版发行上映没几天,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CCAP)秘书长Walter White就开始抨击这部电影美化奴隶制。由于故事背景设定在美国重建时期,奴隶在此时应当已被全部解放,然而电影中的黑人叔叔仍然以奴隶身份出现。并且,电影中的黑奴一家和主人之间的关系过于轻松愉快,于是被认为是美化奴隶制

 


小飞侠 (又名彼得潘)(1953



彼得潘的故事多数人都比较熟悉。

小女孩温蒂离开家后飞到了一个梦幻岛,岛上有海盗,有彼得潘,有美人鱼,和印第安人。然而问题就出在有关印第安人的一段插曲上。What made the red man red的歌词中含有不少带有贬义和特指的词汇。比如Injun特指美国印第安原住民,Squaw为妻子(贬义)。歌词露骨也就算了,印第安人跳舞时的动作形态也被指出将他们刻意丑化为野蛮人

这次之后,迪士尼并没有学乖。在1992年的《阿拉丁》中,再一次上演“歌词门”。开场曲歌词It's barbaric, but hey, it's home.”影射阿拉伯人为凶残野蛮的民族。

 


狮子王 1994



《狮子王》这样的三观正电影也能挑出毛病,不得不感叹迪士尼还真是培养了一批死忠黑粉。这次黑点落在了反派Scar这个角色上。狮子Scar,老狮子王穆法沙的弟弟,弑兄篡位的坏蛋一枚。但是同为亲兄弟,Scar肤色却比他哥哥暗沉了好几个色号毛发也是黑色的吊儿郎当的口音更是被指与美国都市街头的黑人青年相似

 

莫阿娜(海洋奇缘)(2016



这次迪士尼真是冤枉到哭出声。电影还没播,就先因服装问题被批歧视太平洋岛民。这部电影的主角是一对来自太平洋小岛的cp组。为了宣传造势,迪士尼先行发售了一套cosplay的童装。童装为棕色长裤长袖,通体描绘了角色的纹身。然而片子都没来得及上映,就有不少夏威夷原住民抨击这套衣服是对太平洋小岛文化赤裸裸的侮辱。于是迪士尼开始了一系列道歉,然后服装下架。这部电影将在今年11月上映,不知到时会不会有更多的争议袭来呢。

 

 


为了生存,迪士尼面对质疑不得不想出各种方式洗白




通常迪士尼的态度是虚心接受,认真修改

《三只小猪》经历两次修改,终于在1948重映时彻底抹去了犹太人的外貌和口音,变成了一只挂着牙刷,谎称自己是买牙刷赚学费的大学生。

  

1933   
  

           

1948年后)

 

《南方之歌》则没有这样幸运。为了挽回形象,迪士尼在宣传时一再强调片中有关黑奴的情节是对原著小说的真实还原。并在海报中将原著故事集《Uncle Remus》并列与华特迪士尼的名字标出,试图转移视线。然而甩锅不成,最终《南方之歌》被要求全面下架禁播,至今全球任何国家(除了日本)不准许发行任何《南方之歌》的音像产品,此作被广泛认为是迪士尼最失败的作品



迪士尼出品的海报-UNCLE REMUS

 



在后来的作品中,迪士尼的故事和设定也越来越偏向政治正确



截止到1991年的《美女与野兽》,迪士尼出产了五位白人公主。然而1992-98年期间,迪士尼一反常态,制作了三部公主电影,主角全部是东方面孔:《花木兰》(1998),《风中奇缘》(1995),《阿拉丁》(1992)。而后2009年再次出品《公主与青蛙》,主角蒂安娜公主是新奥尔良黑人。


 (阿拉丁-阿拉伯 茉莉公主)


 (花木兰 中国)


 
(风中奇缘-印第安 宝嘉康蒂公主)


 (公主与青蛙-蒂安娜)

但是这些异族公主的出现仅仅证明了迪士尼对于公主们的白人身份不再执着,关于电影的评价中多少还有种族歧视的声音。

 

但在去年的大热电影《疯狂动物城》中,迪士尼直面种族问题,并终于给出了让观众满意的答案



故事中,软弱小绵羊变身邪恶大boss,堂堂狮子市长却被羊羊耍的团团转。还有兔子警官,善良的狐狸,仓鼠黑手党,和北极熊手下。这些将自然天性反转的人物设定幽默地讽刺了种族歧视中的先入之见。如此毫无黑料又三观正的立意使得这部电影迎来了清一色好评。迪士尼终于在种族歧视这个问题上打了场翻身仗

 

种族歧视一直是富有争议的话题,每次出现种族歧视的反面评价时,也都会出现不同的声音支持迪士尼,指责评论人吹毛求疵

在《南方之歌》首次发行时,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关注电影中种族歧视倾向的大部分还是白人评论人,而不是受害的黑人本身。而且迪士尼的态度一向良好,做到了最大程度的善后。

其实对吃瓜群众而言,电影又不是联合国文件,只是用来消遣。片子精彩养眼,不浪费电影票钱,对观众而言才是最大的满足。

至于歧视与政治正确,观众们心中自有一杆天平。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