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那些让你姨妈不调的DUE,坑你学费又开在农村的校园

留学时那些让你姨妈不调的DUE,坑你学费又开在农村的校园


肯德基:“马上就是鸡年了,答应我,你们的热情不要过去好嘛。”


鸡年都要来了,猪年还会远么?


自从“锤子”把情怀这个词放在了舆论生活的灯塔上,似乎这个世界的所有作为都要与情怀有关。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是真的不想消费毕业情怀,只是毕业申请表现在就要开始填了,在“是否参加毕业典礼这个选项上你是否要划勾呢

 
我自己的选择会是“参加”,初衷很简单:因为我的好朋友也去。

也有很多朋友不准备去,原因也很简单:在经历了早操、早会、家长会甚至同学聚会这些活动之后,对这种活动有点不知所措,四个小时的宣讲和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优秀生”站在讲台上、话筒前的样子——每一帧的大脑都是抽离的


“你曾是这校园里的一抹风景,但又如何?接过毕业证书,被一个不太了解的人拨穗,在背景前摆个最爱的POSE,脱下一身不便宜的礼服,来过又走了,仅此而已。”


当然了,也有人说:“多大点事儿,爱谁谁。想去就去,不爱去就不去!”



对于在勾上这个选项时毫不犹豫的人来说,他们怀揣着青春的热情与奔放,和最爱的朋友在一起完成了这个仪式。继而看到朋友圈上的九图,姑娘们小伙儿的自拍真美!其实,真正的狂欢是之后的舞会游行各种大派对(因不同州不同学校而异)。
 


对于毕业典礼的商业化质疑也是有道理的。


在一次讨论中,有人说他本科的礼服是学校免费发的。


还有人说自己是花了一百多刀的价格买的,大部分学校也都都是可租可买。还有一个博士朋友说“一件博士的毕业礼服要800美元左右....”


我打趣问:“请问研究生到博士之间到底差了什么导致价格疯涨?”她说:“四年的青春啊!”我贱贱地答:“有的人不止四年。


(即便如此,她也会去:“不为什么,毕业典礼挺好的,虽然叨逼叨几个小时头疼。”)

 

我还尝试了用英文搜索“毕业典礼的必要性”和“我们为什么要参加毕业典礼”之类,很遗憾常用条目里都没有显示特别好的相关内容。在西方文化中毕业典礼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成长与独立这也是为什么在西方学生的脑子里大部分是没有什么“要不要参加毕业典礼”的纠结心理,估计大部分人都在想怎么拥有一顶与众不同的帽子以及晚上喝什么酒。电影《毕业生》里反叛的情绪让我相信天下学生都一样:懒得参加“领导讲话”这种破事或者懒得照顾集体主义圣母心的心态,但他们也没少为激情澎湃的演讲掉过泪。

 

如果说对于年轻人,参不参加毕业典礼这种话题真的很无聊,那么还有一个环节叫做“Guest Tickets”的归属权。


又到了父母朋友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了,我看到有网友说:“你确定你爸妈不是来看你顺便逛第五大道的么?”(幸好她说的不是“来看第五大道顺便看你吗?”  。。)


的确,真的有不少家长并不care毕业典礼是什么鬼,也从他们孩子小时候开始就不怎么参加家长会。起初,那时候还是孩子的你可能会因为父母不来而沮丧,渐渐地也有可能就开始骄傲:“我爸妈从来不理老师那一套,去学校浪费时间,老师大惊小怪...”

我的初中班主任就挺变态的,他会根据家长对孩子的重视程度来决定自己对孩子的重视程度。因为他认为这是个家庭活动,我没义务在扮演老师的同时还扮演爹娘。而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顶着几百万个外号和民怨的班主任在最后一次班会时竟也是落泪了,老头说:“我曾经无数次说过,你们是我带过最差劲的一次学生,我每年都会拿摄影机记录我带过的班级,当我昨天在窗外拍着空旷的教室,还是不能免俗地难过”。

 
在中国,有很多发达地区和教育先进地区的高中初中甚至幼儿园就有毕业典礼了,家长们也渐渐由60后70后变成80后90后,他们越来越喜欢社会仪式带来的新鲜感。

有人说了“学洋鬼子好说,但也不过是一场秀罢了”;还有很大一部分地区父母能供得起读书就已经很好了,根本没时间去“装逼”,而且不得不承认,很多教育工作者自己在发表演说的时候使命感不强,说话也没水平,咿咿呀呀几小时过去了不过一场打哈欠的戏;高考虽然离我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走在母校门口还是能听到家长在聊“我们家孩子要不是哪一门失常了就怎么怎么样了”。


网友说得也没错,父母开家长会有时候不过是一场虚荣大赛。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有时候父母的“求不得”会在孩子身上变成“得而不乐”,这个时代有些人还在追逐“我们家出了个大学生,我们家出了个状元”甚至“谁家小孩儿出国了,真厉害”这样的“TITLE”。你让他们花钱去参加一个什么仪式,不暗自揣摩是不是传销就已经很不错了。


 

写这篇文并不是为了去评判对错,或者说给该不该参加毕业典礼一个漂亮答案,而是想和大家分享式和仪式感对生活的重要性


其实,我们一直有自己的仪式。


咳咳,小丸子同学的毕业全班福




北影表演系96班(本科)毕业照你还能找出那些活跃在荧幕上的明星吗?




《大好时光》虽然是部口水剧,但是10年前的姗姗和袁浩骑单车的样子又是不是我们穿梭校园的剪影呢。



一场10年的异国恋,再骑回摩托,再穿越过长长的高架,姗姗的对白让我们释然:

“ 吃完饭以后要刷牙,半年洗一次牙!”

“我答应你!”
“以后不许再骑摩托车了,多危险呀!”
“我答应你!”
“我们分手吧!谢谢你,把分手的话留给我先说。”

物是人非,这样的结局也是一种仪式,一种宣告过去的爱已死却承认来过的仪式。

如果你愿意去翻翻从小学到高中的毕业照,那就是很可爱的仪式:有龇牙咧嘴的、有横七竖八的,还有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如果你不喜欢集体活动,只是和几个“BEST FRIEND FOREVER”去搓了一顿喝了一夜,那也是一种仪式;又或者你只是在家里丢掉了所有习题和书,那也是一种仪式。 

我是个出国4年连“开学典礼”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人,所以也不会站在什么道德制高点去劝大家参加或者不参加毕业典礼。上一次参加毕业典礼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大学毕业典礼,这次是因为这是我在校园的最后一次毕业典礼——就这么简单。


经济学者张五常说:“如果经济学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文章都没有发表过,人类的知识也没有什么损失。”吴晓波说:“这句话让我对我的职业少了很多无望的追求和使命感。”
 

所以参不参加毕业典礼都不会改变什么,这是一场无关情怀的事情。


但在你看着手表觉得浪费时间,觉得有这时间可以压马路带孩子搞学术甚至已经有几亿大洋入账的时候;在你看着讲台上那个西装革履的人嘴巴一张一闭灵魂却早已出窍的时候——愿你能想起那些让你姨妈不调的DUE,让你失掉恋人的实验,坑掉你学费又开在农村的校园......


因为它们,值得一次仪式。


你的毕业典礼又会是怎样的呢?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