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是不折不扣的网络暴力之年 | 你遭遇过网络暴力吗?

2016是不折不扣的网络暴力之年 | 你遭遇过网络暴力吗?

2016年,对于美国来说可能是特朗普之年,这么一个政治经验为零的电视明星、地产巨鳄,居然击败了政界老司机希拉里,成为了美国的45任总统。而这一年,另一件事也同样刺激着美国人的神经——网络暴力。




网络暴力就像浓硫酸一样恐怖,而且似乎没有人可以完全幸免。无论是黑人明星、犹太记者还是白人大学生……他们都有可能成为种族歧视言论和死亡威胁的攻击对象。




此前Saturday Night Live的黑人卡司Leslie Jones,由于观众对其参演的《超能敢死队》评价两极分化很大,她的Twitter账户遭到许多种族歧视的恶意攻击和霸凌,导致Johns在今年7月18日宣布离开Twitter




虽然Twitter方面也采取措施,封禁了攻击策划者的账号,而Johns也在三天后回到了Twitter,但是一个月后,Johns的个人网站被黑客攻击,她的驾照和护照信息被放在了该网站上,另外还有她的裸照和一张辛辛那提被杀黑猩猩的照片(侮辱她是黑猩猩)。




这起事件今年在美国并非偶然,就连记者也未能幸免。《GQ》杂志的记者Julia Ioffe此前曾为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娅撰写过人物专访,但梅拉尼娅本人对该文内容十分不满,文中涉及特朗普与梅拉尼娅的相识以及关于她是否整容等话题。




Julia Ioffe因此受到大量特朗普支持者的攻击。大量针对她犹太人身份的歧视言论出现在Twitter上,其中有张图片是一个男人跪着即将被处死的画面(指纳粹迫害犹太人),




还有一张图片竟赫然写着“Back to the Oven”




另外,在去年,一位女性游戏开发者Brianna Wu曾经受到了至少108条死亡威胁信息,这些信息发送者普遍都认为女性不应该进入游戏开发领域,他们认为女性的进入会破坏这个行业的秩序。而到了今年,Brianna Wu面对的则是更为公开的网络暴力。




虽然网络暴力并不是今年才有的事情,但2016年出现的一个最大也是最让人担忧的变化是网络暴力由原先的小群体、小圈子传播,如今演化为了在主流的舆论平台上传播。




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的数据,2016年还有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表情包也成为了网络暴力的一种承载形式,“悲伤蛙”从一开始单纯的卡通形象,转变为一种反犹太种族歧视的符号,另外“((( )))”符号也成了针对犹太人的符号。与网络暴力不同的是,表情包的传播速度要快得多。






今年之所以会出现这场网络暴力的大爆发,特朗普,一定程度上说,至少是刺激因素之一。




从一方面看,可以用狗哨政治的理论对此作出解释。特朗普的演讲中可能有一部分内容会针对一些特定的群体,而这些群体以外的人并不会认同他的言论。因此,比如特朗普之前那些针对墨西哥和中东移民的公开演讲可能在一些人耳朵里就会自动解码成煽动性言论。




因此,特朗普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引导他的支持者去捍卫他的形象,而他的Twitter也在这方面起到了一个很大作用。大选之前的性骚扰丑闻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特朗普仅仅只是转发了一条说这是假新闻的推文,大量的支持者就纷纷开始在Twitter上进行攻击。


就在上个月特朗普胜选之后,他便宣布由前极右派媒体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Stephen Bannon担任白宫首席战略师和资深顾问。Breitbart News正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他的支持者获取信息的主要平台,而他本人也是特朗普的竞选CEO。




不过特朗普显然不是单一的因素,自从社交网络进入到我们生活中以来,这已经是第三届大选了,相对于前两届大选来说,社交网站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活跃用户的数量也远超前两届。再加上本届大选各方的激烈竞争,每一位候选人都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拉拢支持者,并朝对方阵营进行攻击。




各位候选人就像是指挥官一样,对自己的支持者出发指令,火药味不仅只出现在大选辩论中,在网络中,更是枪林弹雨。



你今年遭遇过网络暴力吗?如果有,可以在评论区吐槽一下。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