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文艺的“时尚女魔头”去世了,以后时尚界该怎么办?

最文艺的“时尚女魔头”去世了,以后时尚界该怎么办?

文章来源于知乎专栏

已获得作者:纽约媚姐 授权转载



2016还剩下一个末尾的余音,又一位巨擘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Vogue》意大利版主编Franca Sozzani于12月22日在米兰去世,66岁。


刚刚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发文回忆她们的最后时光:她们在同一时间入职《Vogue》;从心知肚明的对手到惺惺相惜;Franca开始被病痛折磨,却依然要去支持Karl Lagerfeld的Chanel秀……


最后一幕是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的Franca,跟Anna说起童年的事情。


『那时候我父亲每天都回家吃午饭。』Franca说。



所以Franca Sozzani到底是谁?


一部《穿Prada的女魔头》让许多人都知道了Anna Wintour,也开始更了解时尚一点:原来我们身上的天蓝色的毛衣,是因T台上设计师的灵感而生,然后才走入商场以及快时尚的型录;原来咪蒙说得对,『工作中不相信眼泪,要哭回家哭』,老板越不是人你进步越快;原来衣服穿4号就是犯罪,而不会搭配则是原罪。


这一切都没错,但和意大利版《Vogue》没关系,也和Franca Sozzani没关系。

她是个爱笑的意大利女人;她的杂志是时尚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用wiki百科最言简意赅的话来说,《Vogue》意大利版,是最不商业化和最艺术化的一本《Vogue》。



Valentino Garavani(Valentino的设计师)曾经在Franca的纪录片中提到:


怎么会有这样的杂志,能允许她(Franca Sozzani)这么干?


这不是质问,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叹,也许还有一些敬佩和少许庆幸。


如果不是自由奔放的西西里风情,如果不是Franca身上的艺术家细胞与工作狂特质,如果不是那精准又惊艳的呈现,让一切得以发生且不断延续,也许世界上就没有这本最高大上的《Vogue》了。



是的,请知道这一点:


在时尚圈,所有国家的《Vogue》里,能登上意大利版的《Vogue》,对于任何摄影师/设计师/模特来说都是天大的荣耀。就证明你的能力和格调得到了认可,盖章的人就是Franca Sozzani。


而这远不止『美』这么简单。


在《Vogue》意大利版的世界里,美则美矣,更需灵魂




这是世界上最重口味的一本《Vogue》,很多大片猛一眼能让你魂飞魄散。你可以从意大利版Vogue看见很多生活……尽管你从来都不觉得这能和时尚扯上关系,比如生死,伦理,枪支,暴力,种族问题和政治正确。


这就是Franca Sozzani的独特审美,也是时尚的本源。


时尚说到底是社会的反映。如果说『大众时尚』的背后是信息爆炸,明星效应,工业进步以及内心的不安;那Franca Sozzani的『原生态时尚』则更爱展示更深刻的一面:


冲突,人性,对与错,或是没有对错的开放性问题。


这么宏大的主题,加上华美的外衣,就变得更震撼人心了。



Franca Sozzani是不是一个暴力美学爱好者?我觉得不是。


很多时候,她只是好奇罢了。就好像有人问起她为什么会拍恐怖血腥的场景,她的解释是『现在年轻人都爱看恐怖电影……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太喜欢这样的画面,所以想拍出来看看是什么样的。』


另一方面,Franca Sozzani也希望自己的大片能引发社会的思考。


每个人都喊着要拒绝暴力,但如果暴力披上美丽的外壳,又会怎么样?体面的绅士照样能把脚踩在别人的头上;精致的淑女也可能说出伤人的话语。



而且,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女人正在遭受暴力,这是需要被强调的。』Franca Sozzani说。


都说意大利人懒洋洋,但Franca Sozzani显然不是这样。连女魔头Anna都夸她是『我所认识人中最勤奋工作的之一』;Franca自己也说最敬佩的人是能把工作放在生命之前的(哎也许这也是她去世早的原因吧)。


勤奋在时尚界的定义是,你要看得多,看得远,以及,反应快。


意大利版《Vogue》一直是时尚潮流的先锋,比如这组与整容有关的大片,让人触目惊心的时候又有种异样的美感↓↓↓




2008年的『Black Issue』全部采用黑人模特,一发行就引起海啸般的轰动,72小时内英美全部卖空↓↓↓



以及英国石油漏油事件后,让模特身上涂满石油躺在海边↓↓↓



以及这几年的『大码模特』潮流↓↓↓



如果要玩一个『理性与感性』的游戏,Franca Sozzani毫无疑问是后者。她主修文学和哲学,坚信《Vogue》意大利版的精髓是『情绪与气氛』;她喜欢最后一秒跟着感觉走;以及在很多场合Franca Sozzani都特别强调,鞋子包包珠宝都很美,但这不是她追求的。


这些别人都做得到,时尚不止是衣服而已。


但她还是很幸运的,她自己也知道。Franca Sozzani有着可能是全世界最懂她的团队,之前去世的,有『行走的时装博物馆』之称的Anna Piaggi;被Franca一手发掘的摄影师Steven Meisel;甚至连Jonathan Newhouse(Condé Nast出版集团总裁,《Vogue》是其旗下的杂志)也永远都站在她这一边。


她是一个不用担心广告商和销量的主编,只要把幻想和疯狂印上自己的杂志都可以了。



然而Franca Sozzani今天走了,没人知道明天怎么样。


我也很不想用『时代终结』来早早唱衰,但事实就是Franca Sozzani从来不是一个任性的人,相反,她的才华和远见牢牢支撑住了《Vogue》意大利版的格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让人无话可说,只能送上膝盖。


不是因为『我想这么干』,所以就坚持这么干了。


而是『我知道这样才是最好的』,才不想随波逐流;而尽管批评家们说再多『离时尚有点远了』或『太曲高和寡』,Franca Sozzani的杂志质量却永远无人能挑剔什么。




Franca Sozzani之前还嘟囔着『在Ins上我能看见很多朋友(设计师/模特)的照片,却只有图,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如今她也不用再和VR技术,以及即看即买再较劲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然后到此为止。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部分访谈引用来自英国《独立报》/美国版《Vogue》首页新闻/Franca的纪录片《Chaos&Creation》的内容)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