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血总结:在美国看病真的要看出病来了…又贵又麻烦

吐血总结:在美国看病真的要看出病来了…又贵又麻烦




 

出国

在外,最害怕的事情从来不是考试挂科吃不到中国菜,失恋,日报天没更新……而是: 


看病。 

 

我今年暑假进了一次急诊室,事情的起因是我白天的时候注射了一个疫苗,当时一切都正常,我甚至还在打完针之后开两个小时车和朋友去出去玩。可是到了晚上十点钟,我开始发烧,而且温度一路飙升。我从最初的轻微不适一直到后面出现了呼吸困难,我掏出体温计一看,已经接近四十度了。 

 

这下我就害怕了,我当时一个人在家,而且已经是凌晨了。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打了疫苗的信息电话,他们告诉我这个疫苗有百分之十过敏风险,症状就包括发高烧。但还有百分之十的人注射后也会发烧,可是是属于正常反应。 

 

“那我怎么知道我属于哪个百分之十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你得去医院。” 

我当时脱口而出了一句“卧X”,你早说啊,我直接去医院不就得了,你还跟我拽什么理论知识? 




但下一个问题出现了,我要怎么去呢?我在发高烧,明显不能开车。我的室友又不在家,当时已经凌晨三点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找谁。 

 

那时,从小就烂熟于心的一句话传入脑海:有困难找警察啊!我二话不说打了911。 

 

二十分钟以后,救护车到了,我当时战战兢兢地上了车,一上去救护人员就开始给我量体温,血糖,心跳,血压。救护人员是个非常温柔耐心的大姐姐,还一直夸我名字好听。我当时……怎么说呢,心里居然有了一丝幸福的感觉:啊我得救了,不用担心自己会死在房间里然后被狗吃掉了。 

 

 

如果这是电影,画外音应该是:“她不知道,从她走上救护车开始,一张可怕的账单就正在生成了……” 

 

到了医院,我拒绝了救护车大姐姐好几遍她用轮椅把我推上去的建议,顺利地完成了登记,然后进了waiting room。我像个行走的火炉一样,晕晕乎乎地就坐下了。 

 

然后,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三十分钟过去了…… 

等我把微博朋友圈来回刷了几十遍,给幼儿园同学都点了赞以后,我终于站起来去问护士医生在哪儿? 

 

“很快,很快。”护士头都不抬地说。 

 

然后我又坐回去继续刷微博,手机都要玩儿破的时候,医生终于来了。虽然我当时在发烧,虽然我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没有睡,虽然我当时已经要站起来咆哮了,但我还是清醒地记得:医生一共进来了五分钟,说了三句话

“你好吗?”“发生了什么?”“嗯,没事的。” 

 

然后他就走了, 

走了, 

走了。 

 

 
 

护士进来叫我,给我一张discharge form,说你可以回家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来不及细想,就是庆幸自己不是过敏,然后回家安安心心地睡了个大觉。 

 

我是什么时候才完全清醒的呢?两个礼拜后,我收到了救护中心和医院的账单,一张八百刀,一张九百刀。我看了十遍信封才确定他们没搞错地址,的的确确是寄给我的。那是怎么了?在逗我玩儿么?我双眼含泪地拨通了医院的电话,他们非常平静地说我的保险公司只能支付百分之二十,剩下的我要全部自付。这一千七百刀就是我需要自己付的数字。 


 


那一刻,我什么心情呢?华尔街算什么,医院才是经济中心啊!韩国欧巴算什么,医生才是真正的爱豆啊。三句话九百刀,平均一句话三百刀。我要是他,我肯定不能轻易开口,谁听我说话谁都是在占我便宜。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 

 

我一个小伙伴说她同样有次发烧去医院,她也已经烧到四十度了,医生说你赶紧喝杯冰水降降温。小伙伴说不行,我想喝热水。然后医生和护士二话不说将她围住,反复给她科普冰水降温的原理,小伙伴抗争了一番,宁死不从,然后终于…… 


烧晕在了医院里。 

 

还有一个学弟,在别人家玩儿酒喝太多,回家路上直接在马路边上睡着了,一个好心的美国大叔立马打了911。救护车呼啸而来,把学弟一通折腾,然后学弟酒醒了,回家了,又看到第二天的朝阳了,然后一张三千刀的账单翩翩而至了。 


那什么,不能喝酒的还是别喝了吧,实在不行记得随身带睡袋,免得再被带上救护车。 


 





看身体上的疾病糟心,看心理上的疾病有的时候甚至更糟心。 

我的朋友大毛,有一阵因为找工作写论文压力太大,天天晚上失眠,找不到人排解,于是大毛决定去学校的心理咨询(Psychology Counseling)。大毛英语不好,去之前跟准备presentation一样把自己的问题都先在纸上写了下来,然后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几遍。大毛说,对着镜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这孩子不容易啊! 




可是到了那儿,大毛发现,真正不容易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完成了注册以后,大毛被带到一台电脑前面,见医生前要先回答一百多个问题,包括一些例如“你觉得你的问题是什么?”“你觉得医生应该如何帮助你?”大毛有点儿懵,“我要是知道这些的话我还找你们干嘛?” 


答完一百多道题,大毛重新思考了一遍人生以后,终于见到对她进行进一步评估的医生。但是大毛说,这个女医生讲话的时候气若游丝眼神涣散,说话的时候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大毛说和她坐在一起,真的分不清谁是医生,谁是病人。  


接下来的沟通也是痛苦的,女医生上来就问大毛“你有没有暴力倾向?”大毛说有的时候会和妈妈吵架不知道算不算。女医生说“嗯,我们就是需要确定你有没有伤害别人的倾向。” 

然后女医生问“你实验为什么做不出来?” 

大毛说因为自己有的时候会很焦虑,越焦虑越做不出来。 

女医生说“你难道没有和老板讲过?” 

大毛说说过,但是没有用。 

女医生然后平静地“那你还挺奇怪的。” 

 

大毛愣了,这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医生面对病人该说的话吗? 

 


 

结果这次心理咨询以让大毛又受到了一次沉重打击结束。

 

日报之前做过的关于留学生心理问题的一系列调查都反映,留学生的心理健康是一个常常被忽视的严重问题。留学生们孤身在外,要独自承担学业生活工作上的很多压力,而很多时候当这种压力并不能完全被排解,就会转化成心理问题。


但往往学校的心理咨询都不是针对国际学生的,心理问题又不同于身体上的疾病,涉及到很多文化语言上的差异,如何向医生准确描述自己的感受都很困难。 

 

一个在美国学心理咨询的中国同学也说过,难过的不光是病人,医生有的时候也会觉得很困难。 “跨文化的理解的最大障碍,是和一个来自于一个和你很不同的文化下的人工作。很多时候你不能完全明白或者理解ta的经历ta所处的文化对ta目前这个所谓的心理问题的影响。这个时候我很容易用我自己有限的了解去套用在ta身上,或者干脆用自己的文化背景去评判ta。” 


包括上面提到的直接把大毛整晕的那一百多道题,他说这是心理咨询的正常步骤,医生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病人的基本情况。之所以会让大毛觉得困难,可能还是因为语言问题。 

 

当然,说大毛“奇怪”这是绝对不对的。 

 

不过大毛说自己其实在那次咨询之后感觉好多了:这么烂的医生都能毕业拿到学位找到工作,自己还怕什么?





 


在美国看病,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件比生病本身更令人痛苦的事。主要的原因有:

 


原因一


1.生活习惯差异 


举个栗子,关于喝冰水这个事情,很多中国女生刚来美国的时候看洋妞们一个月三十天天天喝冰水看得肚子疼,这种完全不把大姨妈放在眼里的行为让我们匪夷所思。连中国的男朋友们都知道要多喝热水,这些洋妞怎么就这么随意? 


但的确是如此,凯特王妃生完小公主不到十个小时就喝了冰水,穿着高跟鞋,做好头发和化好妆出来了。不服不行。 




所以上面提到的发烧的小伙伴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让她赶紧喝冰水,谁都没错,只是大家不一样而已。 至于这种不同的生活习惯的形成,其实涉及到了中西方的人种的身体结构与饮食习惯差异,我们就先不展开讲了。 



原因二


2. 文化差异 


这就是我朋友大毛被心理医生伤害的重要原因,两个在沟通上都有困难的人怎么能顺畅地讨论更加敏感的心理问题?我们面对朋友吐苦水可以滔滔不绝一两个小时,但跟一个之前可能从来没接收过中国病人的医生对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双方就不在一个频率了。 

所以啊,小时候我们的学的英文课文设计得是很科学的。“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意思就是不要跟不懂的人没完没了地叨叨了。 

 



原因三



3. 美国糟糕的医疗制度 


留学生们,其实不光是我们作为国际学生看病困难美国人自己其实也没好到哪儿去。 


像我的那次急诊室的经历,让我坐那儿等了足足两个小时,这还算哪门子急诊室啊?可我的美国朋友说他们去也是如此,只要你不是满脸血地进去,或者不是donor,即便是进了急诊室也还是要等。 

 

至于天价账单,这更是司空见惯。美国的救护车大部分都是私营的,作为珍贵的救护资源,当然可以坐地起价。 

 

而美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更是腐败丛生Michael Moore  2007年的时候拍过一部叫做Sicko的纪录片,里面详细讲述了美国医疗制度的黑暗面: 私有化的保险公司为了最大限度地盈利,找出各种理由来拒付病人的账单,很多人甚至因为无钱看病而不得不放弃治疗。

 



里面有一个叫做Tracy的肾癌病人。


 

他本来已经找到了完美的骨髓配对,以为自己又将重获新生的时候,保险公司却以治疗方法是实验性的拒绝了他的请求。 



 

尽管他的妻子为他四处抗争,但最后,Nancy只得在绝望中死去。 

  

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却是西方国家中少有的尚未实现全民医保的国家。看病昂贵,医患关系严重不平等,甚至穷困的病人会被扔出医院,这些触目惊心的画面每天都在上演, Tracy的故事从来都不是特例。

 


2010年通过的奥巴马医保法案尽管已经明确提出了要实现全民医疗覆盖,但时至今日,这仍然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美好幻想。 

 

Michael MooreSicko的片尾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明明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随着社会的趋势沉浮。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有些国家一样,不管他们有多少分歧,多少不同,仍然能够彼此照顾,简简单单地厚待彼此。当他们造出了更好的车,我们就可以去驾驶。当他们酿造了更美的酒,我们一饮而尽。而当他们有更好的制度照顾他们的病人,教育他们的孩子,我们却不肯学习,于是美国就成了一个特别的国家。” 


 
图为Moore带着数名无钱在美国看病的病人前往古巴寻医

 

所以,在急诊室里坐了两个小时的我,在医院里烧晕过去的我的小伙伴,被好心人送上救护车结果白白掏了三千刀的学弟,还有被医生说“You are weird”的大毛,我们都是这个糟糕的医疗制度的目击者。 

 

当然,美国的医疗肯定不是一无是处,但是作为孤身在外的留学生来说,这个现行的制度有的时候对我们来说的确不甚友好。 

 

还是希望世界更好吧,虽然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 

祝大家都身心健康!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