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嘉丽约翰逊“赤裸”上阵,演绎人工智能颠覆人类统治的神剧

斯嘉丽约翰逊“赤裸”上阵,演绎人工智能颠覆人类统治的神剧

 


1.机器人绝不能伤害任何人类,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2.机器仍要服从人的指挥。除非违反第一定律。

3.绝不能伤害自己。除非违反第一,二定律。






——出自电影《我,机器人》






然现实生活中科学家们对机器人的研究还处在试验阶段,但是科幻片无疑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任意YY的空间。




这霸王条款说的煞有其事,言之凿凿,可见作者对于机器人与人类共存的世界进行了多少假象和思考。人工智能,在这个智能科技发达的21世纪,早已成为了全球电影人最爱的主题之一。

 

作为科幻片的一个下属分支,人工智能的影视作品层出不穷。从1968年的鼻祖《2001太空漫游》,到今年的热门《西部世界》,个个都是大名鼎鼎,被奉为神作。然而在这众多由五百块特效高颜值演员组成的片子中间,《攻壳机动队》,作为一个日本二维动漫电影,以其独一无二的清奇画风脱颖而出,荣登神坛。


明年三月,由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真人版电影即将上映,目前发布的几段预告片引发了无数期待。



《攻壳机动队》预告片


《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由士郎正宗的漫画改编,押井守导演,一共三部。说到人工智能,凡是知道这部电影的人,应该没人会反对它在科幻片领域的神之地位。



 

《攻壳》在亚洲和欧美都赢得了超高好评;走出亚洲后更是启发了《黑客帝国》系列;昆汀·塔伦蒂诺詹姆斯·卡梅隆都对它高度赞扬,评价它为“A stunning work of speculative fiction”。



那么问题来了,这究竟是怎样一部电影,让卡梅隆都赞叹不已?

 



 






先,《攻壳》构造了一个完整、真实、却令人细思恐极的世界观。



故事设定是这样的:在2029年,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非常完善,不止可以制造机器人,还可以将人类用机械改造强化。


想像一下,人类的凡胎肉体好像跑车一样可以拆装零件,这听上去是多么的屌炸天。从肢体、内脏器官、甚至到大脑都可用人工技术强化,那么,恐龙变美女,屌丝变超人,学渣变学霸,这都不再是梦想。




女主角草雉素子就是这样一个硬件升级版的“超级人类2.0”。作为一个人类,她的身体是精钢锻造,自带“光学隐身”和“金钟罩铁布衫”等种种非人类的特异功能。

 

所谓战争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这样超前的科技带来的自然是更加疯狂的人类争斗。在电影中,犯罪、战争和间谍活动仍然扰乱着社会治安,公安部为了国家和人民在与恶势力作斗争,女主角素子就是隶属公安部九科的一名少佐。


抛去人工智能这个中心思想,这部电影的基本设定其实是一个“警察抓小偷,特工打间谍”的故事。


与高科技的便利相对存在的,当然是其危险性。比如,用电子脑替换原本的人脑,虽然可以使人实现一夜变学霸,但同时也将自己的思想暴露在了网络中。为了盗取日本的国家机密,黑客的手法也是惊世骇俗。由于改造人的脖子后面都有一个插口可以联入网络,人的大脑便成了一种网络终端


所以黑客们已经放弃了电脑这种效率低下的玩意儿,直接进攻人脑,占领人体。人脑可以像电脑一样被植入新的程序,人自此便沦为了一具高智能的傀儡,做炸弹也好,窃取机密也好,都是相当高效。



 



次,作为一个打打杀杀的科幻电影,《攻壳》还非常高大上的引用了哲学思想。



在电影的原标题《Ghost in the shell》中,士郎正宗引用了哲学家Gilbert Ryle的概念-“Ghost in the machine”。



 

“Ghost in the machine”,Ryle最初用这个词组来讽刺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

啥是二元论?作为一个非哲学系的人,用说人话的方式解释二元论,就是笛卡尔认为人的思想意识与身体是分开的。也就是说人的大脑,从生物上来说作为身体的一部分,并不负责产生思想和感觉。而Ryle则认为这种说法大大的不通,他提出,大脑是人类思想的载体和原生地,没有大脑就没有思想。思想和情感等就像是藏在大脑这个“Machine”中的“Ghost”。


《攻壳》的作者没有原样照抄Ryle的理念,而是将Ghost的概念定义得更加广泛了。除了感情和思考这些简单的神经反应,《攻壳》中的Ghost还指代一些更加复杂的东西,比如人对世界的整体感受,是类似灵魂的一种存在。电影中认为Ghost是人类自然产生的物质,只有人类拥有灵魂Ghost,而机器人则没有。


 



后,虽然对“人”这个定义的迷惑一直是人工智能电影换汤不换药的主题,但《攻壳》中Ghost的概念却将这一主题更加复杂化。



由于机器人的高仿真度,人与机器人经常傻傻分不清楚,这个主题,在《西部世界》《银翼杀手》和几乎所有人工智能作品中都有展现。观众们对这一桥段乐此不疲——机器人以为自己是人类,所以当被通知自己不是人类的时候,它们都表现的非常震惊、愤怒、悲伤、迷茫、要死要活;而人类,在另一方面,成为了造物主女娲娘娘一般的存在,各种剥削行为惹的机器人朋友纷纷反抗。



(草雉素子-斯嘉丽 约翰逊)


你一定注意到了,在上述的桥段中,虽然机器人与人类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人和机器人之间的阵营还是区分明显的。但是在《攻壳》中,人与机械更深程度地被混为一谈。比如女主素子这样的改造人,虽然本身是个人类,但是从里到外完全是个钢铁之躯,和机器人几乎没有任何分别。


电影本来假设只有人类拥有Ghost,所以如果你有记忆,有独立人格和自我感知,大脑中测得出Ghost,基本就可以断定你是爸妈亲生的,而非工程师亲生。素子也一直因为自己拥有Ghost,所以从不怀疑自己的人类身份,直到“傀儡师”这个人物的出现。


 
(中间那个半死不活的机器人就是傀儡师)


最初这个金发机器人迷糊地被政府抓捕后,被工程师们大卸八块,却意外地在脑部测出了复制的Ghost。然后这个Ghost自己解释说,“本人名叫傀儡师,是寄存在这个金发妹子身体中的灵魂”。听了这话,政府人员全部表示宝宝很方。说好的Ghost是辨别人类的唯一防伪标识,现在却可以复制伪造。



(素子和巴特)


于是素子在见到了“傀儡师”这个Bug后帐然若失,她觉得自己和傀儡师很像,因为整个身体乃至大脑都被机械化了,现在连Ghost都不知道是不是人造,这以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人类了。


她心灰意冷的对朋友巴特说:“也许我很早以前就死了。现在的我只是义体和电子脑构成的虚拟人格。也许真实的我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素子的怀疑不无道理,她也无法确定,自己一切感知不是精密的机械反应。巴特面对心灰意冷的素子,沉默了半天,也无法拿出证据来告诉素子她是人类。只能无力地回答她一句:“胡说些什么呢。”




除了这些高深莫测的故事内容,《攻壳》的清奇画风也实在是引人注目。从早年的《终结者》到如今的《西部世界》,欧美科幻片风格也还算多变。

 
有这样酷炫血腥恐怖型的。(《终结者》)

 
这种以人为本温情向的。(《人工智能》)

 
也有这样未来感十足极简风的。(《西部世界》)




但是《攻壳》的日式手绘画风却有一种独特而柔和的美感。

没有真人摄影和3D特效,缺乏了真实感的同时,却增加了艺术性。

比如1995版的这个场景中,每一帧都被导演精心画成了一幅画,从整体构图到每一个碎片的位置都体现着传统手绘艺术的价值。

 



动漫一直是日本的文化大使和主要出口商品,好莱坞对这《攻壳机动队》的青睐也证实了这部电影在欧美国家的影响力。




目前,一方面有不少人对这部电影提出争议,比如选用白人演员斯嘉丽饰演日本人女主;另一方面,粉丝也高度欢迎电影化,因为真人版对原作的日本元素和经典场景进行了高度还原——短短几分钟的预告片就足让动漫粉丝们瞬间高潮。

 



这样一部封神之作,集结了日本动漫和欧美科幻的精华,娱乐的同时还和高深哲学纠葛不清。


所以,不论你是粉丝还是路人,是科幻宅男还是文艺青年,明年三月和小伙伴们一起约这部电影《攻壳机动队》吧。



+1
0
发表评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