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抨击的丑恶现象,竟曾经愉悦了十几亿中国人,你忘了吗?

梅姨抨击的丑恶现象,竟曾经愉悦了十几亿中国人,你忘了吗?

当我们现在为梅姨抨击川普歧视残疾人的行为竖起大拇指的时候,是否忘记了曾经我们看着以模仿残疾人为笑料的小品哈哈大笑的时刻?


都没想到,本届金球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既不是7提7中、横扫颁奖礼的最大赢家《Lala Land》,也不是“死侍”和“蜘蛛侠”的基情热吻,而是当晚荣获终身成就奖的老戏骨梅丽尔·斯特里普获奖感言。




梅姨讲到了特朗普对《纽约时报》残障记者Serge Kovaleski的模仿,称这是今年最让她难忘的“表演”,没有一点好的地方;而且是来自一个即将坐上美国最该受到尊重位置的人。





Serge Kovaleski (左)



“And this instinct to humiliate when it’s modelled by someone in the public platform by someone powerful, it filters down into everybody’s life because it kind of gives permission for other people to do the same thing. 


“Disrespect invites disrespect. Violence incites violence. When the powerful use definition to bully others, we all lose.”



梅姨称,有了这样强权人士的公开模仿作示范,这种羞辱人的本能会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给他们一种肯定去做同样的事情。彼此无礼会带来无礼、暴力会催生暴力;当拥有权势的人这样霸凌他人时,大家都会输。


今天我们会在微博、朋友圈里看到大量对梅姨的力挺和对特朗普言行的口诛笔伐,而令人遗憾的是,梅姨所抨击的现象,曾经在中国却是每年能逗乐十几亿人的笑料。


著名表演艺术家赵本山曾经凭借《卖拐》、《卖车》等春晚小品成为了我们每年大年三十最为期待的小品演员。近些年来,随着春晚的口碑有所下降,很多人都十分怀念那些年有赵本山小品的春晚。赵本山就像是一个春节的符号,有了他才算是过年。




但是,我们如此怀念赵本山的小品,究竟是在怀念什么呢?


时代在变,回望《卖拐》,那已经是16年前的小品了,那段小品中最为令人难忘的就是赵本山模仿腿部残疾人士走路把范伟忽悠瘸了。后来在《卖车》中也是用了相同的方式对残疾人进行模仿。





质疑赵本山的小品歧视残疾人并不是直到今天才有的观点,几年前,当人们逐渐有较为深刻的平等意识时,就有人对当年他的小品提出非议。


赵本山当时对此的回应是:“首先,我不承认我的《卖拐》系列的小品是在取笑残疾人,更没有拿他们开涮;其次,《卖拐》系列的小品和残疾人没有任何关系,小品中的人物也没有谁是残疾人;再次,我的小品意在揭露某种社会现象,并非意在取笑残疾人。”


同样,特朗普也针对梅姨的指责作出了回应:



他再次强调从没有“模仿”过残障记者,也从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在这个记者彻底篡改一个16年的老故事去恶意抹黑自己时告诉他如何“卑躬屈膝”(groveling)。这又是一个不诚信的媒体!


特朗普和赵本山,一个是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一个是中国最为著名的喜剧表演家,如果说他们真的是有意公然调侃残疾人的话,显然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迅速淹死在舆论的唾沫星子里。


但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除了对他们的指责以外,还有很多为他们辩护的言论。很多人认为赵本山《卖拐》、《卖车》小品中模仿残疾人并不是刻意去嘲笑残疾人,而是小品的剧情需要。但问题是,拐杖和轮椅都是残疾人日常赖以出行的工具,这背后可能是他们曾经对未来的绝望。




然而,赵本山在创作小品时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在十几年前,观众也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归根结底,这是当时人们对残疾人群体的忽视。


很多人刚来美国时都会惊讶为什么美国会有这么多残疾人,甚至是美国的医疗体系有问题还是美国社会的危险太多?


其实美国的残疾人只是看起来很多,因为他们都会出门,在大部分时候,他们可以像健全人那样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就像那位《纽约时报》的残障记者Serge Kovaleski那样,残疾对他们事业发展的影响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


相比之下,美国的无障碍设施残疾人权益的保护走在中国前面很多。










我们在国内的民生新闻中常常能看到一些感人的故事,比如妻子为了在家照顾双腿有残疾的丈夫,辞去了之前的工作,每天抬着丈夫的轮椅下楼散心……




这也许就是人们感觉中国残疾人“少”的原因之一。一些家住老旧房子的残疾人是很难自由下楼走动的,他们的生活需要被照顾。


国内城市在基础设施方面很少能照顾到残疾人。即使是现有的无障碍设计,比如盲道,也会常常被人占用。这使得残疾人很难出门。




而残疾人在社会中同样也需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他们在学习和生活中都会受到别人异样的眼光,即使他们的家庭有能力供养和照顾他们,他们在学校和社会中依然无法像健全人那样有自由的发展空间。


因此,这些因素都导致了我们在国内很少能见到残疾人,这让人们自然而然地忽略了这一群体。这就使得本山大叔在小品创作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会刺激到残疾人的神经,观众更不会有人在意这件事。但要是换位思考一下,这本身无意的创作,可能残疾人看了心里就会不舒服。




同样,赵本山此前还有一些创作同样也可能无意识地刺激到一部分人的神经。


比如他在2009年第一次带着小沈阳上春晚时表演的《不差钱》中说了一句“精辟啥,他是屁精”。“屁精”本是吴方言中对女性化的男子的蔑称,通常都被用作对男同性恋的代称。恰巧,小沈阳在那段小品中饰演的就是一位“娘娘的”服务员。这引来了网络上大量的斥责,社会学家李银河曾要求赵本山对此作出道歉。




另外,在2010年,赵本山在小品《捐助》中,被弟子“教育”道,“你看你整的,不是给寡妇挑水,就是给寡妇捐款。”这段小品中对丧偶女性的嘲讽、取笑和贬低,表现出的价值观就是认为这一群体“不正常”,是“正常人”不应该接触的。相反,现实生活中,很多单身母亲独自承担抚养孩子的重任则是十分值得尊敬的。




没错,赵本山的小品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都曾给我们带来过欢笑,我们看的时候也不可能会去想哪些包袱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不过,既然我们今天都在关注梅姨对特朗普的指责,那为何不借此提醒我们去关注那些曾经被忽视的群体呢?


+1
0
发表评论

热文